当前位置: 永春新闻>> 文化>> 韩啸持有一种未来主义的乐观哲学
韩啸持有一种未来主义的乐观哲学
发布日期:2019-11-06 08:01:34

 

今天的时代正处于一个相对平庸和创造性的破坏性历史阶段,世界和中国也是如此。中国单方面追求经济发展,牺牲了历史文化积累、自然生态和社会道德,从而创造了一个疯狂扭曲的浮躁时代。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无论他是农民还是教授,还是医生还是艺术家,人类的尊严、才能和人格都无法得到充分理解和尊重。当然,在现实世界中,不管环境有多糟糕,总会有杰出的人。在他们同时代的人看来,有些天才甚至是微不足道的小角色或思维异常的疯子。

晓寒是一名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也是整形外科组织的成功经营者。在临床外科和医院管理中实现双向成功对任何医生来说都是一项艰巨的挑战。一方面,它需要在专业领域付出非凡的努力;另一方面,在中国经营民营医院比普通人想象的要困难得多,需要付出很多艰苦的努力。晓寒受到了传统艺术的熏陶,偶然间,他开始进入当代艺术的前沿,将整形手术置于行为艺术的公共视野中,由于他强大的经济实力,他的艺术活动总能得到主流评论家和重要媒体的关注。因此,晓寒的名气和关注给人一种突如其来的出生感,这也是他带来怀疑之声的主要原因。一些人批评他用艺术的名义进行商业投机,而另一些人指责他在艺术活动中没有很好的语言转换形式。

事实上,利用财政资源推广艺术是所有画廊组织的共同做法,注重传播效果也是后现代艺术的共同特征。然而,晓寒的表演作品确实存在着互不依赖的尴尬局面。首先,表演艺术在中国缺乏合法性,他的艺术作品显然不会被系统内的艺术话语系统所接受和认可。其次,他的行为作品没有表现出中国当代艺术中普遍存在的强烈反叛态度,这意味着他也没有得到当代同行的普遍认可。简而言之,晓寒的行为作品往往呈现在操作现场,缺乏艺术创作的内在语言形式。然而,应该指出的是,后现代艺术正是将所有日常的、现成的和社会的材料转化为艺术创作手段,特别是行为艺术,行为艺术的语义有效性完全取决于外部语境关系,而不是作品本身作为孤立的主体。因此,试图建立传统艺术的审美标准或现代艺术的价值判断作为衡量标准,显然不会顾及行为艺术的价值意义,甚至会有完全无聊的道德结论,如“哗众取宠”和“噱头炒作”。

在现代性不足的中国社会,尖端艺术的核心方面仍然局限于与现代化相关的问题,如文化自由、社会平等和制度民主,这将导致超越现代性初始阶段主观遮蔽文化矛盾的局面。迄今为止,中国文化还没有摆脱前现代二元对立的状态。新旧、左与右、东与西之间的僵局已成为社会和文化的内耗,从而抹杀了文化多元化的未来。现代性是一个持续的项目,永远无法完成。艺术的前沿领域总会有未知的高度,需要从不同的途径和新的方式去探索。基于此,有必要认识到晓寒造型作品的可能意义,因为它不仅关系到人体结构的转变,而且是社会结构、伦理秩序和价值观发生巨大变化的全新开端。当人体的生物器官和组织的构成不再受自然和上帝的支配,而是成为人工调节的感性材料、市场交易的商品、社交游戏的价值芯片和艺术创作的媒体载体时,其深层影响预示着未来研究的理论黑洞。在某种程度上,它再次打击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去哪里?”这种终极问题的号角。

如果我们排除未来学和社会学的理论视角,我们自然会认为晓寒的行为艺术只是整形手术的现场修复。然而,事实上,福克的解构哲学、博伊斯的社会雕塑和哈根斯的身体美化为我们不同程度地理解晓寒造型行为艺术的价值和意义提供了理论和实践参考。曾经从理论上解释晓寒行为的批评家们通常表现出一种与现有理论和解释方法不一致的“尴尬”。其根源在于传统的理论方法不足以证明造型行为艺术的真正意义。在前现代社会,文化艺术创作的焦点往往过于关注社会进步的现代化进程,忽视了现代性本身的文化矛盾,尤其是威胁性的消费主义、资本主义和大众化。这些文化矛盾实际上正在成为后现代文化的前沿问题。

一、造型行为艺术及其知识谱系

知识疏远和习惯偏见的背后是权力的庇护堡垒。每一个时代的革命家都常常致力于“去皮肤化”的事业,使一切应该合法的东西都可以恢复合法,甚至一些非法的东西也可以逐渐合法化,从而打破传统观念的壁垒,扩大社会经验的适应性,防止历史的缓慢收缩。日常生活中的许多禁忌是思维观念障碍的结果。这是一种有意识的权力欺骗设置,旨在建立一个权力的知识堡垒。就像生活中的“秘方”现象一样,这可能是一项真正的发明发现,但持有者为了最大限度地获得利益,在它上面设置了一个保护屏障。另一种情况是,所谓的秘方从头到尾都是精心设计的把戏。通过各种仪式障碍和具体程序,它的神秘程度达到了顶峰,从而形成了控制心脏的权威作用。社会文化力量的不对称源于知识壁垒和阶级隔阂。这种现象普遍存在于宗教、政治、经济、教育等许多领域。

“手术:晓寒行为艺术展”是通过透明玻璃对手术现场进行的公开直播,让人们观看整形手术过程,就像观看铁匠将钢铁铸造成剑的全过程一样。长期以来,活体外科一直广泛应用于医学院的临床教学和电视台的科教节目中,但对于普通人来说,身体的秘密、对外科手术的恐惧和整形手术的魔力仍然存在。晓寒对整形手术的现场直播不仅揭示了手术本身,还揭示了手术之外的体验偏见、社会禁忌和恐惧。此外,晓寒的行为作品以喜剧的方式呈现了一个现代未知的世界,彻底抛弃了传统艺术人文主义的崇高范式,甚至对所有现实生活及其非同寻常的现象持狂欢娱乐的态度。在现实世界中,人们会无意识地为一件正常的事情大惊小怪,并转向莫名其妙的道德排斥。这是由知识障碍形成的习惯性偏见。正如每个成年人都有性交一样,在文明社会中,性交一直是一种私人活动。在导致性交的过程中,需要实施复杂的仪式,这最终成为性交不畅的根本原因。

表演艺术的合法化离不开知识谱系的开放建立。行为艺术不同于传统的表演艺术,它的艺术价值取决于作品外部关系的意义,即场景、观众和社会是作品的主要材料。不同的行为艺术作品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和主观倾向。晓寒的行为艺术作品显然融合了他的专业经验和生活思考。大量的临床实践迫使他面对整形手术背后的深层问题。整形外科有其自身的特殊性。每一次手术都有一定的内外风险,但它充满了美丽的视觉、快乐的欲望以及赌博的诱惑和刺激。一个人最大的谈判筹码是自己的身体。俗话说,“如果一个人呆在青山里,他就不怕烧柴”也概括了这种人生哲学。身体整形手术蕴含着社交游戏的巨大秘密,它已经从最初的自然性冲动转变为资本和技术的复合游戏。同时,它也必然潜伏和预示着后工业时代的文明危机和历史趋势。当人们独立地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手术,从而消除自然法则赋予人类的外貌差异时,它实际上意味着整形手术是一个与上帝搏斗和对抗上帝的过程。这显然是对传统道德和宗教的不可接受的亵渎。自然崇拜是决定人类社会秩序的原始基础。无论是中国宗法制度还是西方基督教习俗,接受自然、上帝和父母赋予的身体原型的神圣性都是一个基本的伦理规则。工业革命前夕,大胆的人们开始急切地宣告上帝和上帝不存在的真理。后来,他们简单地宣布上帝死了。思想从禁忌中解放出来,就像亚当和伊娃在伊甸园里吃禁果一样,当他们获得男人和女人爱情的肉体幸福时,这也意味着贪婪和堕落的开始。宗教神话总是围绕禁忌展开,其出发点都是对狂欢和堕落的惩罚,以及对神圣启示信仰的永恒救赎,这表明对身体愉悦和满足欲望的追求潜藏着巨大的社会危机,甚至带来毁灭性的灾难后果。

晓寒的造型作品和造型艺术无疑违反了传统的宗教禁忌和世俗观念。他持有乐观的未来主义哲学,持有搁置死亡和毁灭的最终结果的态度,并专注于展示生命存在过程的真实体验。艺术的本质受制于生活的自由意志。真正的艺术家必须是所有权威和禁忌的破坏者。他们天生就是对抗上帝的魔鬼战士。即使在中世纪宗教主宰一切的社会中,但丁、薄伽丘、列奥纳多·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等艺术家都投身于“与上帝对抗上帝”的魔鬼事业。从文艺复兴到工业文明的繁荣,整个历史过程都是亵渎神明、恢复人性和自我提升的伟大原因。人类文明的最终任务是实现用刀改造自己的技术职业。生命体是自我物质的绝对意志。不管是科学还是宗教,艺术还是哲学,他们最终想要实现的不是自然的原因或者神的领域,而是人体。

这一概念的突破在于满足行为的合法化,正如笛卡尔提出的“我想,所以我存在”的哲学。哲学应该确立人的存在,赋予人法律权利。艺术是丰富存在过程的生活体验,自然包括生理愉悦和社会存在的价值。整形外科的“欺骗技巧”打破了自然神对人体形状的绝对支配。在自然和上帝的权威面前,即使是人类有限的侵犯也是一个突破性的胜利。人类的生存经历足以让人们意识到自己命运的悲惨结局。如何营造狂欢氛围,为幸福生活不懈努力,是生存过程的全部意义。如果我们只强调对自然的服从,对上帝的虔诚和对命运的服从,生命甚至整个人类历史都将变得不活跃和苍白。因此,我们不难想象“上帝欠你的,晓寒还给你!”这一开创性口号的挑战精神在非治疗性整形手术中,有一个不可预知的奇怪场景。作为一种追求完美身材的转化技能,它会给人带来什么样的境遇?毕竟,整形外科和生命科学是非常主要的现代手段。显然,它们成为一种通用技术只是时间问题。其结果将意味着身体美学和愉悦体验的质的变化,并将对人类的社会秩序、价值体系和审美体验产生巨大的影响。哲学的探究和艺术的实验是一种时间的魔力,它可以在理论建构中呈现未来各种可能的景象,甚至赋予它们可见的虚拟形象和价值判断。

第二,未来的狂欢艺术

在资本主义、大众化和消费主义迅速扩张的时代,传统精英文化和艺术失去了主导地位。任何高雅的文化和艺术形式都会触及大众阶层脆弱的神经。同时,精英主义违背了启蒙运动的平等和民主价值观。这也是历代自由文化精英们创造的魔法咒语。现代政治的民主意志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一个极其庸俗的社会。大众文化的霸权自然会将文化精英降为高级艺妓。在当代中国,现代文明尚未完全实现。民主、平等、正义和自由等价值观能够生存的土壤仍然极其贫瘠。然而,文化庸俗化、消费主义和多元化盛行。社会上所有的道德和真理都建立在眼前利益的基础上。在一个半奴隶的国家里,如果没有高尚的精神和士气,整个社会将不可避免地陷入一个完全庸俗的猪圈:没有文化权威,没有道德偶像,没有正义和尊严,只有强盗力量和奴隶般的傻瓜。在这样一个时代的环境和社会状态下,只有通过喜剧才能欢迎一切。即使是血腥的悲剧也应该把它变成一个温暖的狂欢节。这种喜剧手段不仅是一种艺术语言形式,也是一种哲学概念手段。最终的效果可能不同于过去文化精英的“救世主”模式,因为在中国当前的社会环境下,任何高层的批评、真诚的警告和讽刺都会冒犯大众庸俗阶层脆弱的神经。面对这样一个强大的后工业化庸俗社会,任何对抗和批评都不仅是徒劳的,而且会招致无法解释的社会怨恨。因此,真正的艺术家和哲学家需要改变他们的应对方式,采取后现代的未来主义态度,热情欢迎一切社会事务,努力营造一种狂欢的生活氛围。

造型行为艺术部分似乎表达了未来主义的哲学态度,它完全超越了中国的前现代社会文化语境,但对整个人类的未来走向进行了实验性的检测。此外,它显然有一个独特的驱动力,以一种类似狂欢节的艺术形式来尝试未来的历史趋势。整形手术的日常化和消费化意味着人类在自己身体材料的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只有身体的完全解放才是人生实现自由的最高境界。生命的最高自由意志是完全控制自己的命运,包括死亡。身体的外科整形是完美主义的强制性表现。其驱动力一方面来自社会竞争,即通过生理资本的自我优化来实现自身价值的最大化。塑料工业是满足这种社会需求的服务业。此外,后现代文明是一个高度物质化的时代。人体自然成为人类可获得的第一种原型材料,可以自由加工并整合成意志材料。

在一个中产阶级、资本主义和消费主义都胜利的时代,批判哲学、颠覆精神和对抗性意义将被视为社会精神的负面能量。这是大众时代精英文化老化的根源。民主意味着制度和价值观的庸俗倾向。例如,生物克隆和转基因技术的发展面临着人们思想和各种传统文化力量的阻力,并受到人工机构的深刻制约。艺术的前沿总是被主流社会拒绝和抵制。甚至过去以前卫为基准的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也逐渐成为中产阶级休闲观光的娱乐活动。它展示了同样的艺术画廊,并在其作品中呈现出一种变得庸俗、空虚和无聊的局面。它的内容大致是一些提倡环境保护、和平、平等和人性的古语。甚至表演艺术也被拒绝。每一届威尼斯双年展,来自世界各地的动作艺术都会在双年展期间掀起轩然大波,并试图展示其技艺。结果,它经常像非法街头小贩一样被赶走。

所有这些都证明当代世界艺术陷入了极端庸俗的历史困境。这是中产阶级群众和民主制度胜利带来的消极文化结果。同时,它也引发了艺术本身的演变和变革。反媚俗艺术、反大众艺术、反消费艺术和反资本艺术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安迪·沃霍尔、杰弗·昆斯、达米安·赫斯特和当时其他艺术爱好者都将他们的艺术渗透到中产阶级大众和资本主义制度的血液中,把不良习俗和无聊变成了狂欢节的镜像。艺术的创造力在于不断颠覆既定的历史,避免文明陷入停滞和萎缩的状态,而不是建立一个恒定的世界秩序。在消费主义时代,表演艺术必须进行文化解构,通过消费行为化解消费行为的惯性系统,通过概念手段打破自然形成的秩序。艺术的最终目的是挑战所有未被质疑的事物,而不是判断或呈现构成事实的正确和错误的结果。

第三,造型行为艺术的哲学维度

“上帝欠你的,晓寒还给你”表现了一种迎合世俗主义的态度,这也是未来时代应该有的一种艺术形式。世俗主义坚持及时享受生活的原则,追求狂欢的感官满足,甚至是毒品带来的极度幸福。当上帝被宣布死亡时,人类世界不再有终极向往的精神层面,而是被对世俗享受、延长生命和拥有物质以保持身体感官处于满意的幸福状态的渴望所取代,财富和消费能力的数量构成了现在的幸福感。现代整形外科的发展实质上是对性资源斗争的全面升级。追求兴奋和刺激生理感官是后资本主义时代的支柱产业。高度发达的整形外科技术表明,感官满足和消费体验可以刺激人们感受吗啡的积极反应。形体美,尤其是女性美,是一种高品质的精神商品。财富是社会力量,它可以购买高质量的商品,改变性商品的外观。

“我的身体是我的决定”是当代流行的世俗口号。打破自然法则和传统道德将是我最大的满足。用肉体改造商品是资本主义文明和市场经济的自由表现。随着民主自由、和平稳定、科学技术和市场经济不可逆转的进程,生理感官刺激和心理消费体验将成为人类幸福和生存的基础。整形外科是一门身体重建的艺术,是一种能够控制未来历史转折的新力量。它满足了人性的积极愿望,丰富了社会竞争的刺激,必将成为后资本时代的核心生产力。身体的美化是自然法则创造的历史奇迹。整形手术效果的不确定性也是一个矛盾。只有以积极乐观的态度,我们才能欢迎这一切,并尽最大努力创造一个嘉年华,这也是艺术在未来的唯一功能和价值。为死亡而欣喜,为生活而预测,为悲剧而创造美是艺术的最初目的和终极意义。

晓寒以其行为化的艺术理念,倡导一种可能的全新生存体验,通过现场展示消除人们对整形手术风险和认知障碍的恐惧,并使其成为一部休闲的日常喜剧。对晓寒来说,做整形手术比伐木工上山取柴火更容易也更简单。因此,他要求受试者在手术现场将假体插入四肢,嘴里唱着“甜蜜的爱”。此外,他还通过自己的经历给自己做了整形手术,每天创造整形手术的喜剧效果。作为未来学家,他是自我物质的魔鬼大师。改变身体缺陷,消除痛苦的经历和恐惧,创造愉快的生活经历,即使面对死亡和毁灭,也要坚持积极的狂欢态度。这是一种未来的极乐艺术,通过创造狂欢节体验来取代上帝死后留下的虚无存在。

整形手术效果的不确定性存在矛盾:例如,整形美容的界限是什么?这是一个未知的问题,技术本身无法回答。随着生物技术和人体艺术的发展,在整形手术的临床风险和经济成本越来越低的历史大背景下,世界可能会看到人体美容的乌托邦时代。根据群众运动的自由价值观和民主精神,“人人美丽英俊”应该具有无限的政治诱惑前景。如果整形手术仍然是以市场为导向的购买,它的赌博力量肯定会更强。当然,一个人外表的美丑并不构成社会游戏和身心愉悦的本质。现阶段的重塑现象仍然是商业化的形式。除了艺术行为叙事给出的不确定的哲学假设外,它仍然不能对现实世界的社会结构和价值体系形成多大的现实影响。这正是晓寒艺术努力的实验价值。至少,他的日常工作和艺术方法挑战了自然的上帝,以一种普通人无法感知或理解的疯狂方式把骰子拿到上帝手中。

四、晓寒造型行为艺术掠影

2012年5月12日,在济南韩氏医院举办了“手术:韩啸行为艺术展”,活动海报见证了韩啸跨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新闻热点
栏目热门

© Copyright 2018-2019 180tix.com 永春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